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宏影百步

薄沙幕,稀云疏,远影照人愁.一帆渐离苦上苦,时时歌舞,醉倒太白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骂村  

2009-05-03 16:58:20|  分类: 一般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“俺家的猫儿死谁那去了!赶快把它放出来哦!今天早上才不见的!你们留着当老祖宗的啊!要不放出来……”

听这声调,听这嗓门,听这节奏,我知道,这是村东头的胖大婶在骂村呢!原因是她家的猫儿跑丢了(至少那畜生现在不在她家里),这还得了!该骂,该骂。

以前,骂村是我们那里常发生的事。

我出生在苏北一偏远的农村里,它的名字叫“郑圈村”,顾名思义,就是一个把一些姓郑的村民圈起来的村子。虽这么叫,其“成分”远非其名字那般“纯”,其中的“外来户”不在少数。但不管你姓啥,也不管你以前住哪,既然在本村喘气,有人骂村时,你得支起耳朵好好听着,在听众的世界里,人人平等,人人又份。

现在想想,骂村真是一门艺术!只见骂村的人一张嘴,那飞溅的唾沫星子,跳跃的舌头,仿佛从这张嘴里蹦出的不是一般的话儿,分明就是炮弹,分明就是利矛,谁听了去不得打三、五个冷颤!这“骂”是一回事,一边骂还一边比划着、描述着。瞧,那胖婶子来了,除了不饶人的嘴一直保持不间断“进攻”外,还撸起袖子,顺手拔起身边的篱笆围栏上的一根长棍,挥舞在空中,煞是好看、壮观。你看,那姿势,那派头,那个将军阅兵时的威武都远不及她!

这里要强调的是,“骂村”不是“骂街”,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。“骂街“的都是些什么人啊,有人谓之“泼妇骂街”,偶尔也会上演“莽夫骂街”的。课“骂村人群”却不能简单,草率地批斗成“泼妇”、“莽夫”等。一是这些词毕竟不雅,再说,这村子里恐怕没有哪家未曾围村“一试身手”过。这么说来,目标可就大了去了,不太妥当。像第一天,东家的老母鸡“飞”跑了,这家的主妇便喝杯凉开水,清了清嗓子,摆开架势,朝着人多的地方,扬长而去。等到第二天,西家的过年出生的猪崽少了一头,那么这家的主妇便像昨天的那位乡亲那样,一路走来,程序大致相同。“骂村”的人看上去恼羞成怒,似背有深仇大恨,又似遭晴天霹雳,可是村民们并不吃这一套,像是在看一出戏,骂村的是主角,村民们是听众,他们嘻嘻笑笑,算作了事。骂完村,主妇也许是累了,一边和大家打招呼,一边径直向家走去,接着,该吃则吃,该喝则喝,像刚从外面散步回来一般,此乃“大彻大悟”也!可“骂街”的人不同,他们之所以骂街,准是事出有因,而且是大因。要么生意遭人抢了,要么有人招惹他了,要么就是痴疯之类的发泄途径。总之,他们是真的气在头上,不得不一泄为快,而且非要弄出个所以然来,否则誓不罢休这些人走过来,老远就使人畏而远之。紧接着,便是身后好事之人的“大伤风雅”、“丢人现眼”、“神经病”或“精神分裂症”,云云,一阵儿地臭批。

不同人骂村有不同的味道。有些声音柔柔的,轻轻的,虽为骂人之话,听上去却更像一支清唱的小曲。有的则不然,听吧,风吼雷鸣,响彻村子内外。又似巨浪排石,裹着浮躁的空气滚滚而来,所到之处,必然掀起一阵喧哗,这又是另一境界。更有甚者,骂村的同时,口中飞舞着瓜子皮,口袋里装着糖果,偶尔也会停下脚步,哼上几句不知名不知出处但听得出来很有流行元素的调儿。这一路的辛苦,全消遣在瓜子、糖果、小调上了。作为一个在村子里生活十几年的人,那时我练就了一种本领,就是只要骂村的人一张嘴,便能猜出此人之谁,并且屡试不爽。

“骂村”是一种近乎习惯的行为,确切地说,它是某一家在丢了东西而产生的一种不自觉的冲动,这种冲动的迸发与否全在当时的心情。或是马上破门而出,或是定下情绪,不急不燥,步履清晰,抑或是先在自家乱找一气,确定真的不在然后扬长而去。骂村不需过分地考虑此举的原因、目的和结果,表达出心情即可。当“骂村”被赋予度量的时候,那便是对一门艺术的掌握了。当然,骂完村,让人家知道自家丢了东西,他们也许会长生同情心,这自然是对此项“工程”的第一效应,也算是回报吧。

其实,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能骂村的,也没有人真的喜欢骂村。生活变得太快,以前的那些“主力军”们渐渐老去,现在的新一代大都不会为那些无聊的小事儿“有失颜面”,更何况那些钢铁防盗门也不会是“吃素”的。好日子让很多人放弃了很多的东西,包括这“骂村”的“手艺”。

外部条件的突变扼住了“骂村”发展的咽喉,平静的小村子,唯有车辆的轰鸣声才能打破这该死的寂静。再也没人穿着拖鞋,扯着嗓子去做那“丢人的事”了,再也听不到那凶恶而又亲切的“骂语”。

有机会回家,走在坚硬的水泥陆上,想想往日在泥泞的小路上来回穿梭的骂村人的身影,一种莫名的失落感,从心头用出直到神经深处。

“俺家的鸡死谁家去啦!快给俺放出来,不放的话,俺咒你祖宗八代!俺的鸡……”

这是骂人么?当然是。

你生气了吗?怎么可能!

我想,当骂村成为永远的过去,要想回忆起童年美好的日子,是多么费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